隅thee

自己写阅读理解能写800字,别人只能写八个字的东西,废纸罢辽

我们/冒出十四的土壤/逆风生长
我们初来乍到/我们感官敏锐
听神在无界的草原在低语/风卷起磅礴的浪花
暴雨拉扯我们的肌理/雷鸣吹响放弃的号角
不必踟蹰
风雨雷电皆可成为刺破无知黑暗的养料
谦虚地接受/不屈的成长吧
向自由与爱的太阳 ​​​

说话 说话
在深色的幕布里起床 被俞老头叫醒 这厮在收音机里一板一眼的说 少年 wake up
然后开始灌输成功人士的价值观 大多与社会正道相符 但也有小部分完全脱离劳苦大众 充分展现了不同阶级不可相通的优越 我听着
倒是习惯了平铺直叙的语气 永远保持愤怒的信仰也许在此时 也许早就被日复一日的日子磨的平滑
他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想讲 没有说累的那一天 表达欲高出常人般旺盛 我听着 刷牙 吃早餐换衣服。洗盥盆,案板白衬衫和高钙奶。稚涩的重复每天的重复 惶恐着一停下便无所适从
我很想举些例子他说了什么 但脑子又觉得全是废话,诘屈聱牙——要提升自己 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区,永远向太阳奋斗 。这些像口香糖一样被嚼烂的废话 现在对我只剩粘牙。没有新的视角和血液,我如同行尸走肉搬上学放学,跟相同的人打交道 学相同的课程
你也许会说 可你每天学的都是新东西欸
那便是我唯一的安慰和寄托 所以我无可救药的爱着数学 我能做新的题 学不同的公式和定理
但数学组为我铺好的路 告诉我你要先学什么才能学什么 才能懂什么 那便也是旧的了
他们走过这条路了。
这是什么 是娱乐至死的年代 喜新厌旧和新陈代谢并重 我没法不渴望刺激和新的
我想要新的东西
思想也是旧的 早晨也是旧的 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灰扑扑,所以我无可避免的重蹈覆辙。
毛孔都谄媚地大口允吸痛苦。

随手一张
元宵快乐。

“ 收起您那恶心兮兮的崇拜
我什么都不是
我跟那些个网红一样也都希望通过各种手段博眼球
我也想很多很多人听我的歌儿
有更多的钱做我的EDM
台上而已
我俩也不过是互相利用争上位了
要是没这层我真还什么别人的事儿都不愿搭理
您不是都知道嘛
在台下还跟我装什么啊
真不知道?
哟那您要是看不惯
我们就别往来了呗
嗯?才华横溢的薛老师?”

夏天
学校虽然听不见蝉鸣,阳光普照的教室还是能隐约听见鸟语
微光从窗户洒进来正好照在那人身上,让少年的笑脸发着光,更加温暖
仰着看着他,好高
这节语文课讲作文
意料之内的,他的分数又很高,整篇作文对语言的把控一如既往的精彩
要不…找他补补吧?在座位上瞎想着,顺手捋了捋耳后的碎发,思虑也掖了进去
他在后面倒是没怎么听老师对自己的评价,看完手中这一篇章
抬头吸口气,就看到了她在捋发,空气中的因子穿过发丝,发着光
她的座位往后移了移,碰到自己的桌子
清脆的响声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激动的语无伦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余老先生太棒了啊呜呜
赞美他呜呜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昏而温柔
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
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

---《听听那冷雨》